《谈国论企-黎伟成》野田恶行不改将推逼中日关系下堕悬崖

2012-10-08 10:22:03

  《谈国论企》日本现任首相野田信彦主导之钓鱼岛「国有化」劣行,使中日关系瞬告交恶, 如侵略主权歪举不及时纠正,不仅会严重破坏双边经贸金融交往和引发重大损失;需要严肃地指 出者,为主权乃极之高层次的重大政治问题,中国一直严正申明从历史到国际法拥钓鱼岛主权, 而领土主权被侵占,不果断夺回,就是辱国,故野田续其恶行,将导致新一轮战争,对两国所生 灾害,毫无疑问延祸于包括美国在内的环球各地,于美、欧等地由2009年衰退至今只勉强处 低迷经济,肯定雪上加霜。 *钓鱼岛事件本质为严肃重大主权政治问题*   我在《谈国论企》一栏,所谈者基本集中于经济、金融、贸易,罕有论政,唯是野田暴行所 引发之中日交恶,马上使两国经贸金融陷入冰点,坊间遂涌起如「应理性处理问题」或「以经济 制裁日本」等语,都是看不通、估不准而言之谬误看法,故不得不作抛砖引玉之举:(一)首先 要看的,是问题的本质,理解清楚,始能够作出准确的定调,而钓鱼岛问题,就百分百可确认为 主权问题,故野田突在十分短浅的时间自编、自导、自演地提出、「立法」和通过「购买程序」 ,把仍处中日交涉的钓鱼岛「国有化」,所产生之恶效,当然是(1)对中国而言,是领土之侵 略、主权之施暴,亦(2)完全破坏「透过外交途径交涉」等正常解决国与国之间所存主权、政 治等重大分歧、争议的基础。野田单方面把双方仍在交涉的钓鱼岛「国有化」,再叫对方继续谈 下去,有甚么好谈?   既然在主权等重大政治问题上,暂时没有可谈之处,退而次之的经济、金融、贸易等,也就 没有交往、合作的空间,自然的退倒,甚而是冻结,为可以预期之变异,不必大惊小怪,受损者 当然是人民和经济,但野田之类的政客不顾后果地作出如斯重大的政治赌注,很主要是为了其短 暂的「政治利益」,并不是真正地为了日本人民的福祉,当然更不理会国与国之间的正常关系。 除非野田「回头」,才有「是岸」之机,这就要看大多数日本人的政治智能了。   (二)几乎全世界的华人(只有少数之如已有日本姓名的李登辉者)的认知是钓鱼岛自古以 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而此一看法亦在历史史籍、地图中得到印证,故野田此番之强占岛屿主权劣 行,顿引中华民族愤概,并瞬见中国境内外反日潮,有如熊熊大火之烈,是可以想得到之事。即 是中国的公安部门十分高调地于网上通缉于深川等地示威乱搞破坏者,并要绳之于法,杀鸡以儆 猴,避免因示威搞破坏者趁机制造社会动乱,使搞破坏者诡计无所得逞,而华人又自然而然转向 抵制日货。从日资汽车于9月在华销情急退,到中国旅客于「十一」黄金周长假期纷纷取消赴日 之行,相信只是抵制日货伊始,也仅为所要做之冰山一角。   华人对日本少数政客与侵略强盗所生反感,如斯强烈,属历史旧事引发之使然,即:野田之 劣行,使中国人民勾起自明朝倭寇之祸到二次世界大战侵华「三光政策」之远恨近仇,而最终止 住当年日寇侵略之暴行,就是痛痛打击而退之,如(i)明朝当年有戚继光将军挥军福建省沿岸 ,把倭寇打得落花流水,再也不敢流窜抢掠,再有者当然是(ii)中国人的八年抗战,把因 「卢沟桥事件」使入侵的日寇赶出国土之外,而美国的两个原子弹只是加快气数已尽日寇投降而 已,可有可无之掷,又使广岛、长崎无辜的日本人带来深重、长久的灾祸,足见全界的劣质政客 卑行,令人发指。 *解放军不同军区不同兵种频军演乃高度预警*  (三)中国政府在处理与日本等周遭国家关系的事务上,对象就不仅仅是国与国之间那么简简 单单,而是要揣测、判断、分析「重返亚洲」的美国的意图。但美国的「重返亚洲」的目标,十 分清晰,谁也知道矛头不是对准日本、南韩、菲律宾甚至澳洲、印度、缅甸,从先是加强各地驻 军的军事布置,再瞬即与多国之联合军演,就百分之百肯定是要围堵中国,此亦可印证之于美国 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持任何立场」的同时,官员谈岛总是以「尖阁」称之,亦强行把「飞鹰」军 机「派驻」冲绳,便可见一斑!可以设想,野田之如斯肆意「国有化」钓鱼岛,「胆」是美国人 给的。   由是中国在处理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上,不妨稍为弹性地想一想,是否要与美国密会,透过野 田主子降低政客烈火之炽,就好比如美国要制北韩,亦每多争取中国的支持,二者之比不一定十 分切合,却多少有异之中有同,而这亦为中国在处理对南韩、菲律宾等国问题时想一想背后搞事 之美国。   再从解放军不同军区不同兵种近期如斯频密军事演习,可见中国对钓鱼岛主权问题的高度、 严正重视。如野田执迷不悟,那就会出现一如明朝之乱打倭寇、八年抗战等反侵略对付侵略激烈 回应,战争无可避免,是谁也不愿见到的事情!   因主权、领土问题可能引发如斯重大战事威胁,又何谈经济、金融、贸易等较次要问题? 《资深财经评论员 黎伟成》(waishinglai210@yahoo﹒com﹒hk)

上一则    下一则    回财经新闻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2 金道贵金属有限公司版权所有,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