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道国际www.24k.hk

首页专业评论 金道专栏 正文
专题报告
黃湛銘宏观经济

认可财务策划师(CFP),超过数十年金融行业从业经验,先后于多间香港及外资银行及金融机构工作,积累丰富的企业融资、基金管理及投资的经验,并与多家国际著名的私人银行、投资银行和基金公司等金融机构保持良好关系。对环球财经分析具宏观视野,于投资理财常有独到的见解。

对德银挫败的反思

2019-07-11


德银将会进行全球裁页员,行动已展开,估计18,000人将会失去工作,回望2008年金融海啸中,百年老牌投行雷曼兄弟轰然倒下,顷刻间26,000人被裁,手捧纸箱的员工步出银行大楼,或神情落莫,或双拥而哭,与今日新闻片所看到的又是何其相似!雷曼兄弟的倒下标志着金融海啸的全面爆发,往后的事已纷纷成为历史,那么今日德银的败象是否值得警剔?也许是,也许不是,雷曼倒闭了,但德银应不至于此,它连年亏蚀,经营模式无法持续,过去几年的改革不见效,须动大手术,即便如此,或者仍可以容我保留一点乐观与希望,窃以为它是上次金融危机的后遗症,其出现非一定意味会带来另一场金融危机。

话说回来,德银十多年前按市值曾一度是全球最大的银行,在金融危机的前夕,银行股价曾攀上每股91.5欧元的高峰,但在2008年海啸期间跌至不足20欧元,2010年最高反弹至40欧元,在随后的九年,全球银行股在经济复苏带动下均普遍回升,但德银却每况愈下,一蹶不振,今年六月更跌至每股7.5欧元的历史新低,裁员的消息并无为股价带来正面的影响。

回顾上世纪九十年代,欧资大行如德银、瑞银、瑞信等均锐意冲出欧洲,力争成为全球跨国投行,挑战传统华尔街投行的领导地位。德银成为名符其实的universal bank全功能型的跨国银行,成绩斐然,但过度的扩张,自满与傲慢同时也种下今日败局的祸根。

过去五年,德银四易主帅,2013年CEO Josef Ackermann 退休,由Anshu Jain接替,厉行节约,但两年后公司因违规被美国罚25亿美元,Jain去职,由John Cryan补上,同样地于去年因违规被罚70亿欧元巨款而被裁,不断更换管理层也无法扭转颓势,现在的CEO是Christian Sewing,外间对德银与德国商业银行合并曾一度寄予厚望,但最后还是因谈不拢而告吹。

德银面对的困局也许有一定的启示性,它反映欧洲金融体系在后危机时代仍未完全复苏的残忍现实。欧盟与美国在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很不一样,当时美国的做法是首先果断地清理银行体系内的有毒资产,不拖延,这是美国股市及后的反弹与经济复苏的力度均优于欧洲的关键原因。欧洲的金融精英并非不明白欧洲的个疾,美国可以用非常手段出手救市,对个别银行实则进行'国有化',即便有违资本主义精神,且有道德风险,加上大推量化宽松,但在极短时间内有效地稳住金融,让人们恢复信心。但欧洲无法面对个别银行资不抵债的现实,美国模式在欧洲行不通。维护欧盟统一高于一切,像英国、美国那样阻止银行倒闭的方式须建基于政府能与央行紧密合作这样的大前提,恐怕欧盟就是欠缺这样的先天性条件。美国采联邦制,始终是一个统一国家,而欧盟是多个主权国组成的经济共同体,并非一国;欧洲央行无法像英伦银行或美联储那样可以在危机出现后果断地减息并对若干大到不能倒的银行进行'国有化',于是在应对金融危机时总是显得那么瞻前顾后,失去最好的时机。

由90年代到金融危机的前夕,银行的经营环境尚好,德银亦乘经济全球化、金融全球化的东风发展成全球超大投行,但金融危机却暴露了金融体系与生俱来的脆弱性,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欧洲银行的经营环境尤其困难,通胀长期低迷,利率偏低,德国十年期国债孳息昨跌至负0.352%,创历史新低,低利率意味银行须争扎求生,而欧洲制度的僵化阻碍跨国重组与合并。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打破困局,归根到底,还是要看欧盟能否落实真正的金融及财政的整合,当然,考虑到欧洲目前的政经形势,这何尝不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免责声明:

文章所载的资讯、意见等均只供投资者作参考之用,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亦不能成为或被视为出售、购买、认购证券或其他金融产品的邀请。本公司不确保文章涉及的资讯或意见适合个别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