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道国际www.24k.hk

首页专业评论 金道专栏 正文
专题报告
黃湛銘宏观经济

认可财务策划师(CFP),超过数十年金融行业从业经验,先后于多间香港及外资银行及金融机构工作,积累丰富的企业融资、基金管理及投资的经验,并与多家国际著名的私人银行、投资银行和基金公司等金融机构保持良好关系。对环球财经分析具宏观视野,于投资理财常有独到的见解。

沙地石油设施遇袭与中东地缘政治

2019-09-19


沙地阿刺伯石油设施于周末遭受无人机袭击,受损程度严重,供应产能被削近半,每日产量马上下跌5.7百万桶,这个数量相等于全球6%的石油供应。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全球经历过不少酿成原油供应暴跌的重大事故,包括海湾战争、委内瑞拉罢工、尼日利亚动乱、阿刺伯之春等,今次沙地遇袭造成原油供应暴跌,不论震憾性或严重性均不比上述任何事件低,地缘政治风险溢价急升,原油价格一夜暴升14%,到现在升幅虽已收窄,也不下于10%。

也门反对派胡塞叛军承认为事件负责,但美国及沙地阿刺伯均指伊朗在幕后策划,不相信也门叛军有能力独自策动这次有如偷袭珍珠港的突袭。那么接下来沙地将如何报复?美国会有什么行动?沙地势必倾力复修受损害的设施,但恐短期内难以完成,而全球最大的私有化计划,阿美石油的上市集资计划进程亦必会受阻,沙地政府原定把阿美上市,一方面是为了应付日益庞大的政府开支、扩充军备及发展多元经济。沙地经济过度依赖石油是一重要缺陷,王储有见及此对经济进行积极改革,阿美的上市是重中之重,现在计划势必受阻。

2015年也门内战爆发,由沙地支持的政府军与伊朗支持的代理人胡塞叛军的战争现在已进入相持阶段,难分胜负,伊朗对今次事件未有表态,但美国咬定是伊朗的所为,真相无法得知,即便如此,伊朗为反制美国的封杀而反击,怀有施袭动机也是可以理解的。自1978年伊斯兰革命以来,美国已视伊朗为敌,2000年之后,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殊更称之为邪恶轴心,其后奥巴马政府于2015年与伊朗签订限核条约,美伊一度呈现修好关系的希望,不过特朗普的横空出世却破坏了难得的短暂和谐。西方国家在对制裁伊朗一事上也非团结一致,最低限度,法国及德国也不是对特朗普言听计从,非视伊朗为敌不可。

美国不遗余力地围堵伊朗,而作为反制,伊朗发挥其作为伊斯兰什叶派领袖的影响力于中东地区远交近攻,争取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及也门等国什叶教派的支持,建立广泛的地区势力以为战略纵深,合纵连横,以收拒敌于国门的效果。当然,这个什叶派联盟也非牢不可破,譬如,其在伊拉克的控制权显非绝对,派至叙利亚支持阿赛德总统的武装人员经常被以色列空袭,在中东错纵复杂的派系中,要算与黎巴嫩南部的真主党及也门的胡塞叛军较密切。俄罗斯、土耳其非敌也非友,俄、土都是地区霸权,历来都是伊朗的竞争对手。

美国对伊朗怀有敌意,一方面是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冲突的延续,一方面是出于美国维护其世界霸权利益的心态,谁不府首称臣就要对付谁。七十年代中东石油危机以来,确保石油供应稳定一直主导美国的中东政策,而政策要点是,维持不同派别、不同势力的平衡;无论那一个派系冒升,都不能让其大至挑战美国霸权的地位,有时甚至不惜派兵动武。不过,美国对伊拉克用兵亦证明军事占领这一套存在很多缺点,问题远比当初预计复杂,财政上亦无法维持下去,然而美国撤出伊拉克、叙利亚的泥沼却不经意地做成权力真空,让伊朗、俄罗斯有可承之机。事实上,今时今日美国已是石油出口第一大国,单是为控制石油供应而出兵并不化算。油价上升对美国油商是好消息,欧盟、日本、韩国、中国也许会对石油供应的安全感到忧虑,油价上升亦意味生产成本有上升压力,俄罗斯的经济高度依赖石油、军工,油价飙升是大吉大利之事,当然,对美国来说,这也许并非乐见的事。

美国会空袭伊朗作为报复吗?摆一摆姿态总




免责声明:

文章所载的资讯、意见等均只供投资者作参考之用,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亦不能成为或被视为出售、购买、认购证券或其他金融产品的邀请。本公司不确保文章涉及的资讯或意见适合个别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