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道国际www.24k.hk

首页专业评论 金道专栏 正文
专题报告
黃湛銘宏观经济

认可财务策划师(CFP),超过数十年金融行业从业经验,先后于多间香港及外资银行及金融机构工作,积累丰富的企业融资、基金管理及投资的经验,并与多家国际著名的私人银行、投资银行和基金公司等金融机构保持良好关系。对环球财经分析具宏观视野,于投资理财常有独到的见解。

從博爾頓被炒看中美貿易戰的前景

2019-09-26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與老闆特朗普不和的消息時有所聞,連月來御用電視台霍士名嘴卡爾遜傳多次向特朗普進諫,力促特朗普把布爾頓炒掉,布爾頓的下台早已注定,只是遲早的問題而矣。


布爾頓是特朗普上場後起用的第三位國家安全顧問,第一位費倫因丑聞去職,第二位老將默克馬士打屢因小故挨罵索性退休,去年三月,以鷹派作風見稱的博爾頓獲得特朗普的睛睞而被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三位大爺同是鷹派,最終命運相同,那就是無法為特朗普所容,為什麼呢?這與特朗普性格上的缺陷有不可分割的關係,須知特朗普的內閣人事變動瀕繁,可與特朗普共事的除女兒、女婿外能有幾人?白宮早被譏為特朗普家族企業,特朗普是什麼人?總統?商人?暢銷書作家?演員?真人秀主持人?全都是,誰挑戰他的主角地位全都要被炒,一如他在真人秀常掛在嘴邊:You are fired,一邊說一邊陷於亢奮。況且博爾頓在處理北韓、伊朗、委內瑞拉問題上與特朗普有很大的分歧,被裁也不會讓人感到意外。


記得嗎?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特朗普在政綱中就說過奧巴馬主導的伊朗限核協議是錯誤的這樣的話,上任後必定廢約,現在特朗普重新經濟制裁伊朗,對此,特朗普無非是在兌現承諾,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無意擴大向中東用兵,如果能撤離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那就最好不過了,由盟國以用者自付的原則分坦美國的海外軍費是他一貫的主張,惟對於這些觀點,博爾頓並不苟同。或曰,布爾頓比特朗普更激進,更不靠譜。特朗普看中他,是因為須要這樣的人做馬前卒,但博以頓自視過高,以為可以改變特朗普的想法,甚至壇自作主然後逼主認同,這樣的作風必引火自焚,特朗普只是做秀的,決非所謂普世價值原教旨主義者,美國優先,一切國家利益至上,對此,博爾頓難道還未充分了解?還是明知故犯?


博爾頓是強硬主戰派,對入侵伊拉克這場戰爭的態度是從不後悔,主張顛覆伊朗政權、空襲北韓,很大膽,但流於草率、不知分寸、是非常危險的。今年五月,北韓恢復試射飛彈,博爾頓批評北韓違反聯合國制裁禁令,但特朗普高調地表示不認同這說法,兩人分歧變得白熱化,印証了對他不滿的傳言。


不久前伊朗在波斯灣上空擊落一美國無人偵察機後演變成對峙的局面,博爾頓力促啓戰,惟特朗普在最後關頭急轉才避免戰禍。在剛過去的G7會議,特朗普建議下次美國主持會議可邀俄羅斯總統普京參加,朝野嘩然,博爾頓亦不贊同,公然拒為特朗普辯護,這事令雙方矛盾加深,而到最近,二人在處理阿富汗問題上的分歧是壓倒駱駝最後的一根稻草。事實上,美國在阿富汗打了近二十年的仗,深知無法取勝,退出是明智之舉。特朗普要找個体面的下臺階,本欲約塔利班到大衛營簽和約,但為博爾頓所堅拒只好作罷,特朗普怒不可遏,在忍無可忍下終

出手把他炒掉。


美國要遏止中國成為科技發達國家,華為是中國科技的龍頭公司,自然成為打壓的對象,美國不遺餘力地封殺它,煽動盟國圍堵它,背後動機顯而易見。博爾頓是激進反華分子,與情報局過從甚密,種種針對華為的總統指令都出自博爾頓的手筆。至此,打壓行動也不見得很順利,只有澳大利亞這個小弟弟緊跟,英、歐無意盲從。


博爾頓被炒是否意味特朗普對華會好一些?特朗普固然是一個很麻煩的老闆,難與下屬相處,狂燥、反覆無常、情緒化,但特朗普顯然不會把戰爭作為第一個選項,而是較多傾向外交談判,極限施壓,利益最大化才是終極目標。2020大選轉眼即到,想到這裡,對於中美貿易戰如何發展,心底不期而然多了一分希望。





免责声明:

文章所载的资讯、意见等均只供投资者作参考之用,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亦不能成为或被视为出售、购买、认购证券或其他金融产品的邀请。本公司不确保文章涉及的资讯或意见适合个别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