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道国际www.24k.hk

首页专业评论 金道专栏 正文
专题报告
黃湛銘宏观经济

认可财务策划师(CFP),超过数十年金融行业从业经验,先后于多间香港及外资银行及金融机构工作,积累丰富的企业融资、基金管理及投资的经验,并与多家国际著名的私人银行、投资银行和基金公司等金融机构保持良好关系。对环球财经分析具宏观视野,于投资理财常有独到的见解。

负利率不是灵丹妙药

2019-11-29


在发达国之中,美国的经济状况算是最好,第三季GDP增长率升至2.1%,比预期中的1.9%要好,若中美贸易关系趋向缓和,那么进一步减息便大可不必了。至于美国会否加入负利率行列,更是言之尚早。特朗普向联储局施压,迫令联储局进一步减息,向其他国家看齐,所指的其他国家也许是欧盟,也许是日本,一时负利率这种有悖常理的玩意再次引起热议。

对通胀这种经济现象,大家是比较容易理解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几次严重通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魏玛德国曾经历过恶性通胀,经济崩溃为纳粹的冒起创造条件。中国解放前夕国民政府金圆卷改革失败引起恶性通胀令政府人心尽失,加速山河易手。恶性通胀意味钞票快速贬值,这概念较易理解。通缩则刚刚相反,它意味钞票升值,升值也是问题?对,这是问题,而且相当棘手,当通缩成为共识,成为普遍的预期,这问题就大了,人们停止消费,企业也不用投资,干脆把钱储起,等物价多跌些才买,若整个社会都弥漫着这种心理,整体需求必定萎缩,物价必然下跌,进一步强化人们对通缩的预期,如是者形成恶性循环,经济只会更萎靡不振,人们对消费却步。

2014年,在经历欧债危机后欧洲经济仍旧疲不能兴,通缩肆虐,为阻止通缩蔓延,欧洲央行大胆地把利率降至负的区域,以非常手段化解困局,当时很多人以为这是应急之举,但一晃就是六年了,负利率仍旧纹风不动,而且在刚过去的九月,欧洲央行进一步减息,存款利息由负0.4%降至负0.5%。

日本落实超宽松货币政策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已把息率减到低无可低,而且也是第一代使用量化宽松QE的国家,可以说比联储局还要早,2012年年底安倍晋三被选为首相,试图以无了期的QE配合加大财政开支的力度以振兴经济,是为安倍经济学中安倍三箭之策。2016年,日本央行也步欧央行的后尘,把利率降至零以下。

负利率的历史尚短,成效尚未有定论。作为应对通缩之策,央行的用意在赏励消费,刺激投资。试想,如果某企业想投资一个项目,无资金成本,甚至得到某种资助,这种鼓励不可谓少,当然,找不到值得投资的项目则可作别论。对于存户,负利率却显得有点不可思议,把储蓄存放在银行,不但没有利息收入,反而要付费,结果可知,相当多的人必定宁可把钱放在家也不会存放在银行。这种情况在日本社会已相当普遍。

此外,负利率会刺激资金外流,降低资金流入的诱因,但同时会令汇价下降,让出口价格变得具竞争力,利好出口,降低入口。

负利率无疑是柄双仞剑,它是一种非常规的手段,是央行打心理战的一种武器。央行要动用负利率这一激进手段会令人意识到央行的决心,这无疑有助提振信心;但另一方面,人们也会担心经济可能已到了很坏、非要果断下决心不可的地步,内心难免不那么踏实,令其功效大打折扣。

此刻很多国家的利率都在零左右,正处历史最低水平,美国利率在1.75%,若真的要减息,还是可以的,无须动用负利率。日本利率是负0.1%,欧元区利率是负0.5%,再减下去是否真的有用?很值得怀疑。在负利率之下,银行也不愿客户流失,尽可能挤压利润以保客户,银行业受打击是必然的恶果。欧洲银行的利润主要来自息差,现在正是艰难时期,由2014年至2018年,欧元区的银行平均每股盈利率从29%降至12%,欧洲Eurostoxx银行股指数被削愈半。 





免责声明:

文章所载的资讯、意见等均只供投资者作参考之用,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亦不能成为或被视为出售、购买、认购证券或其他金融产品的邀请。本公司不确保文章涉及的资讯或意见适合个别投资者。